<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menuitem id="nbndl"></menuitem>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dl id="nbndl"></dl></var>
<menuitem id="nbndl"></menuitem><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strike></var>
<var id="nbndl"></var>
寶雞網 首頁 文化寶雞 村子的故事 查看內容

廟溝村:尋訪傳說中的古戰場

寶雞日報·寶雞網| 查看: 42210| 評論: 0

張家旗  楊淋壹

       秦嶺北麓,雞峰山下,有一個名叫廟溝的小村。村莊雖小,景色卻十分秀麗,在附近流傳的傳說中,廟溝還曾發生過一場大戰,五代時期,后梁名將王彥章便戰死在這場大戰中。 8月 30日,記者來到廟溝,尋訪傳說中的古戰場。

傳說中
王彥章在此大戰高寶童

    8月 30日上午,連綿幾日的秋雨仍沒有停。雞峰山被一層細細的煙雨籠罩,看起來神秘而有韻味。雞峰山下延伸出一道山梁,梁上和兩旁溝中,數棟房屋若隱若現,這便是渭濱區石鼓鎮廟溝村。

    一直以來,在廟溝村的村民中流傳這樣一句話:一梁兩溝雞山水,五谷雜果靠山吃。這是廟溝地形的生動寫照。古時,許多善男信女途經此處,去往雞峰山祭拜,久而久之,這里便建起許多廟宇,附近群眾提到此處,便以“廟溝”指稱,后來,廟溝也成了這個村莊的正式名稱。

    廟多了,傳說便也多了。廟溝村上了年紀的村民大都能講兩段關于廟溝的傳說,其中流傳最廣的,就是“王彥章大戰高寶童”的故事。

    王彥章是五代時期后梁的名將,在歷史中,王彥章初為親軍將領,歷遷刺史、防御使至節度使。他性格忠烈勇猛,很有臂力,臨陣時奮不顧身,自己當先鋒。因為善使槍,被人稱為“王鐵槍”。后來,王彥章被晉王李存勖所擒,寧死不降,于是被斬首。


    但是在各版本的演義和流傳于廟溝一帶的傳說中,王彥章是在一處叫茍家灘的地方與九歲的高寶童大戰一場后自刎身亡的。這就為王彥章之死蒙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高寶童就是五代名將高行周,在演義中,他的父親高思繼死于王彥章槍下,高寶童為報父仇,才有了茍家灘之戰!捌埣覟┚驮谖覀兇!睆R溝村村支書唐田生說,這個故事不光廟溝村,周圍幾個村的村民也都知道。傳說中,晉王李存勖統領十萬大軍,討伐后梁。大軍在茍家灘布置下口袋陣,誘使王彥章決戰。王彥章來到茍家灘,連續幾場大戰,終被高寶童與幾員大將率軍包圍,身受重傷后嘆息一聲自刎而死。

現實中
茍家灘從不上演  《茍家灘》

    廟溝村確實有個茍家灘。在 67歲的村民唐振帶領下,記者來到山梁東側一處峪口,只見這處峪口地勢狹窄,河水從峪中奔流而下,兩側的河灘也不寬敞。過了河向前十余步,有一間小廟,上面寫著“茍家灘廟”幾個字。

    羅貫中所編著的《殘唐五代史演義》中說,王彥章是被高行周引誘到“狗家疃( tuǎ n)”后,陷入大軍包圍,最終自刎。這個狗家疃,從讀音上來看,與茍家灘只有細微的差別。另外,流傳在西北地區的秦腔名戲《茍家灘》,講的也是王彥章身死一事。戲中唱:“高寶童九歲為上將,還有個小小石敬瑭,一個就拿銅錘打,一個又拿金锏傷。

     銅錘打來金锏傷,打得彥章吐紅光!薄邦^戴金盔和帽頂,似個金甲透玲瓏,胯下一匹紅鬃馬,一根銅錘手中存,帥字旗上寫大字,領兵的娃娃叫高寶童!薄巴鯊┱聛砦液没,茍家灘我吃了娃娃的虧。四下里娃娃休動手,王爺非是熊骨頭,一根長槍拿在手,學一個霸王自刎喉!”可以說,從古到今,不論是演義、傳說還是戲曲,都將王彥章之死與茍家灘以及高寶童聯系了起來。村民告訴記者,因為這段故事,附近還流傳著一句俗話 :“別逞能,小心著了茍家灘娃娃的活兒!

    唐振說,上世紀 70年代初,廟溝村在茍家灘附近建有林場,他為林場養豬、做飯,就住在茍家灘。在如今茍家灘廟的位置,過去是座三層高的木樓。據村中老人講,木樓是宣統三年修建的,周圍撐著八根木柱,前后通透。唐振告訴記者,木樓的一樓兩側都有壁畫,在其中一側,畫的便是王彥章大戰高寶童一事。

     當年,唐振在工作之余,時常到一樓去觀賞,所以至今仍有深刻印象!巴鯊┱率且桓焙谀,騎著黑馬,手中端著一把長槍。高寶童是紅臉,穿著紅衣服,手里拿著兩把大錘。兩個人打作一團,畫面看起來漂亮得很!碧普裾f,后來沒幾年,木樓就被毀了,再后來,人們在木樓原址上修起了這座茍家灘廟,但王彥章大戰高寶童的壁畫,卻再也看不見了,只有當年撐起木柱的青石底座,還在茍家灘上散落著。

    在茍家灘廟對面二十多米的地方,壘著不少長條青石,只不過它們大多被雜草覆蓋,不走近看,根本看不出來。村民說,這里過去是個戲臺。從青石的長度,不難想象當年戲臺的規模,一定有不少精彩的大戲在此上演。但是,不論是過去茍家灘的戲臺,還是現在的村廣場,廟溝村從沒演過《茍家灘》,村民都說,這是一早留下來的傳統。

記憶中
神秘的“八廟取湫”活動

    在一些上了年紀的村民記憶中,廟溝村的故事是說不完的。王彥章的故事大部分人都知道,但說到“八廟取湫”,就沒幾人能說清了。

    準確地說,“八廟取湫”不是傳說,而是一種民間祈雨活動。歷史上,寶雞曾有多種祈雨活動,比如北宋年間,鳳翔知府李昭就曾到太白廟祈雨,幾年后,蘇軾也到太白山祈過雨。到了明清時期,寶雞地區的祈雨活動愈發多起來,從官方到民間,都有各式各樣的祈雨活動。

    上世紀 50年代初,年少的唐振曾親眼目睹過一次“八廟取湫”,那也是“八廟取湫”最后一次舉辦。唐振說,在老寶雞的說法中,清溪周邊一帶叫做“下八廟”,高新區八魚鎮一帶叫做“中八廟”,而廟溝村附近一帶則叫做“上八廟”。每隔幾年,就會有馬隊從下八廟出發,途經上八廟,到太白縣玉皇山的“老廟”去取湫。

    唐振回憶說,“八廟取湫”的隊伍極長,最前面是鑼鼓隊和打著各色大旗的人,中間有 360匹馬,但是馬上不坐人,由專人牽著,周圍還有人拿著各式各樣的兵器,打扮成歷史或者傳說中的人物,一路敲敲打打過來,非常熱鬧。當取湫的隊伍來到廟溝村時,村民便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草料和食物安頓招待。

     360匹馬會寄放在村中的空地上,隊伍其他人則在村里的“太和宮”休息一晚,待第二天再上路。這時候,村中的小孩便在大人的帶領下,從馬肚子下鉆過去,人們將這種行為稱為“過關”,寓意平安健康。取湫的隊伍從廟溝村出發后,最終將到達太白縣的“老廟”,將那里的泉水盛入瓶內,到了瓶里的水就叫“湫”!澳菚䞍嚎蔁狒[了,就和現在看社火一樣!碧普裾f。

    我市文史專家吳正茂介紹,按照約定俗成的叫法,上中下八廟統稱“里八廟”,太白縣咀頭鎮、靖口鎮和鳳縣平木鎮一帶則叫“外八廟”,也就是唐振所說的“老廟”。根據吳正茂收集的資料,“八廟取湫”始于秦漢,盛于宋元,明清時也極為流行,取湫的形式分為大取和小取,大取每五年一次,小取每三年一次。

     取湫的做法、過程大同小異,唯有所走的路線不同,大取經馬營鎮、廟溝村,越秦嶺到太白縣靖口鎮的玉皇山。小取則是由馬尾河、九龍山過秦嶺到玉皇山!鞍藦R取湫”實際反映的是人們在農業生產中,對雨水的期盼,并且已經成為寶雞歷史上祈雨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隨著新中國成立,耕種條件越來越好,農業發展越來越快,群眾不再為耕種發愁,“八廟取湫”自然而然便消失了。


0
  • .
  • .
  • .
  • .
  • .

文熱點

讀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