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menuitem id="nbndl"></menuitem>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dl id="nbndl"></dl></var>
<menuitem id="nbndl"></menuitem><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strike></var>
<var id="nbndl"></var>
寶雞網 首頁 文化寶雞 查看內容

秦公镈:奏響秦人問鼎中原的序曲

寶雞日報·寶雞網| 查看: 10255| 評論: 0

1978年,

只秦公镈

四只秦公鐘

陳倉區太公廟村出土。

7788451df656aed333e0017fb316a41e.gif


專家經過解讀這些樂器上的銘文推測,這組樂器以前一共是9件,重復鐫刻銘文5篇。這個數字有沒有很熟悉?


秦公镈扉棱上的龍紋,也暗示了這個數字,左右側棱上各9條龍,前后各5條。是不是明白了點什么?

什么?
到底是什么?
看銘文!

ae1b69b3be91a7fdb6165fe43d6e9c9d.gif

秦公镈銘文135字。大概是說,自從先祖襄公接受周王室的冊封,文公、靜公、憲公治國興邦,F在到我這一代了,立志效忠周王,把自己的疆土經營的蒸蒸日上,君正臣賢,四夷賓服,造這套樂器請天下的諸公來欣賞,希望世界和平千秋萬代。


1.jpg


怎么說了這么一大堆客氣話?啥意思?
意思是:秦的疆域是合法的,是周王室賞的,誰也不能眼紅!
另一層意思是,當年天子為啥賞?是因為我祖先拯救了天下!


怎么回事?事情得從很久很久以前說起。


黑色旗幟

大禹治水成功的那天。舜在論功行賞的時候,賞給大禹的副手大費黑旗,讓他的族裔在黑色的庇佑下繁榮壯大,并賜給他一個姓——嬴。


禹建立了夏,禹逝世之前,禹的兒子啟得到天下,他害怕大費的聲望過高,影響自己的統治,大舉剿除大費的勢力。


t01c9f93d5bae8d21bd.jpg


大費的玄孫費昌領導部族的時候,夏朝已經傳到了最后一個君王——癸,也就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有名的暴君夏桀。費昌向癸諫言,希望他能夠愛惜民力,戒除奢侈。癸不但不聽,還認為費昌此舉意在收買民心,意圖謀反,于是悄悄命人將費昌監禁起來殺掉。費昌得到消息。連夜舉家奔逃,投奔湯。這位在河南召集天下英雄的商部族首領,得到費昌,如虎添翼,他借助嬴姓部族快速突襲的戰車和遠程攻擊的長弓,踏破了夏的城闕。


幫助商奪取天下的嬴姓部族,卻被指派到遙遠的西戎,靠強弓快馬在戎狄間搶飯吃。




1.jpg


驃騎之鄉


到了商末期,嬴姓部族的兩屆首領蜚廉和惡來父子,是聞名天下的蓋世英雄。就像夏的歷程一樣,商走到了歷史的終點,在岐山下的周部族開始了反商興周的大業,他們依舊借助了嬴姓部族的戰斗力。武王伐紂之后,嬴姓部族依舊在西陲游蕩,周和商一樣清楚的知道,中原的繁華和安逸隨時會激發他們奪取天下的雄心。把這支來去如風的勁旅放在邊疆,表面上是滿足他們的生活習慣,實際上是希望邊境時時爆發的小規模沖突,能夠釋放他們根本無處發泄的旺盛精力。而且,對付西邊虎視眈眈的戎狄,還有誰比驍勇的嬴姓部族更合適呢?于是,在周西邊渭水河畔的大漠草場之間,牧獵于此的嬴姓部族因為封地被稱為秦,一個以駿馬為驕傲的驃騎之鄉。


與子同袍


公元前776年,秦襄公做了一件祖先一直想做的事,把秦的都城向東遷到了汧邑,也就是現在隴縣境內。從商代至今,這是秦人最靠近中原的時刻了,再往東一步,便是關中的八百里沃野,如果能夠剽悍的秦一旦躍馬秦川,中原對他們來說便是坦途,那么天下的諸侯乃至天子,恐怕晚上都睡不好覺了。天子和諸侯都不愿意承認這個部族的合法性,一直沒有給他們一個安居于此的身份。所以秦在這里小心翼翼,如同捕獵之前的猛虎潛伏在長草之中,躡足潛蹤,等待著一個絕佳的機會。


1.jpg


短短的5年之后,機會來了。


周幽王寵愛褒姒,廢了王后申后和太子宜臼,立褒姒為后,伯服做太子。幽王的老岳父,也就是申后的爹,宜臼的外公申侯怒不可遏,聯合犬戎大舉攻入鎬京,把周幽王殺死在驪山下。事后,申侯和其他諸侯重立宜臼為周平王。


但,鎬京已經不是以前的鎬京。被申侯請來殺掉幽王的犬戎,一來就不想走了。他們燒殺擄掠,王城與宮室一片狼藉。幼弱的的周平王如同鬣狗群中的羔羊,諸侯想帶著平王前往洛邑另立新都,卻忌憚犬戎的狂暴,不敢輕舉妄動。這時候,秦襄公來了。


秦襄公帶著歷代以來讓犬戎望風而逃的驃騎,舉著黑色的大纛,踏過硝煙未燼的碎石瓦礫,默默地站在平王身邊。


t01b6c0450b181824b0.jpg


這支黑色的隊伍護衛著周平王出潼關,在黃河邊狂野的風里一路向東,兩岸逡巡的戎狄蠢蠢欲動,卻忌憚秦的長弓與快馬,只能靜靜地望著他們直到洛邑。

東周開始。

問鼎中原


感恩戴德的東周天子把岐山以西的地方都給了秦。


當秦人的鐵蹄從關隴的山峽里第一次踏上肥沃的關中,望向中原的目光已經不再是仰視,一絲埋藏了千年倨傲的微笑掠過襄公的嘴角!笆苷p國”。他心里知道,天子把這片戎狄肆虐的土地給他,其實是一個很可怕的禮物,因為這個禮物不是裝在禮盒里送來的,是要他們自己去搶回來的。在這場爭奪中,不論誰敗,對于朝廷來說都少了一個心腹大患。在某種程度上,秦的威脅遠遠大于散漫的戎狄,天子心里并不一定希望誰贏。


秦公镈的銘文記錄了這之后歷史的轉折,秦不但沒有被戎狄削弱或者消滅,反而在這嚴苛的環境里成長迅速,強大的可怕。這套幾乎有些“僭越”的宮廷樂器,傲慢的向周王室和天下諸侯宣示秦的存在。而秦公镈的主人秦武公,在他死后,也不忘告訴天下,秦會成為天下的主人——他死后葬于平陽,首開活人殉葬制度之風,陪葬的人多達六十六人。

寶雞日報全媒體記者 陳亮



0

最新評論

文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