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menuitem id="nbndl"></menuitem>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dl id="nbndl"></dl></var>
<menuitem id="nbndl"></menuitem><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strike></var>
<var id="nbndl"></var>
寶雞網 首頁 文化寶雞 查看內容

寶雞第一次解放

寶雞日報·寶雞網| 查看: 431| 評論: 0

  1948年4月,西北野戰軍司令員兼政委彭德懷在馬欄動員部隊出擊西府。(資料圖片)


  1948年4月,西北野戰軍第二縱隊司令員兼政委王震在蔡家坡做戰前動員。(資料圖片)

  1948年,金陵河上的公路、鐵路橋。(資料圖片)

  掃碼閱讀“寶雞日報大型全媒體采訪行動——行走西秦大地重溫百年黨史”系列報道

  仲夏時節,岐山縣蔡家坡,田野里麥浪滾滾,收割機的轟鳴聲和農民的笑聲交織在一起,匯聚成一首豐收歡歌。不遠處,隴海鐵路上列車飛速馳過。
  得知記者踏尋紅色足跡,了解寶雞第一次解放的那段歷史,岐山縣檔案館副館長呂捷指著蔡家坡老火車站遺址說,當年西北野戰軍兵分多路,一路攻克麟游后從當時的鳳翔縣直下寶雞,一路分兵攻克扶風后推進到岐山縣城和蔡家坡,然后沿鐵路線繼續向西挺進。
  至今,生活在蔡家坡的不少老人仍然對西府戰役記憶深刻,甚至還能清楚指出當年西北野戰軍給群眾發放糧食、宣講黨的政策等活動的地點。雖然現在城里早已是高樓林立,車水馬龍,但是那段硝煙彌漫的歷史,依然深深烙印在他們的腦海中。
  分兵西府讓敵人措手不及
  1947年3月,中共中央主動撤出延安,留給敵人一座空城。戰略目的達到后,為了收復延安,西北野戰軍由宜川地區南下,發起黃龍山麓戰役,相繼解放黃陵、宜君、白水等縣,逼近蒲城,圍攻洛川,并準備打援。
  當時,西北野戰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考慮到洛川久攻不克,黃龍山區糧食匱乏,而西府地區國民黨軍兵力空虛等情況,遂決心奪取胡宗南集團的補給基地寶雞。1948年4月15日,西北野戰軍分多路出擊,僅用8天時間就連續攻克了靈臺、鳳翔、郿縣(今眉縣)等12座城鎮,兵鋒直逼寶雞縣城(今寶雞市區)。
  西安“綏靖”公署主任胡宗南得知消息后手忙腳亂,急令整編第17師、整編第90師第61旅放棄延安和洛川,收縮回防。另外,調第5兵團會同西北行轅副主任馬步芳部整編第82師,共11個旅的兵力馳援寶雞。而這并沒有打亂西北野戰軍的戰斗部署,部隊于4月20日順利攻占扶風縣后,23日繼續攻占岐山縣蔡家坡,并迅速控制了國民黨的運輸大動脈隴海鐵路。
  “我晚上聽見城外有零星的槍聲,第二天早上出門就看到街上過兵,一隊一隊邁著整齊的步伐向西走,一直到晚上!苯衲89歲的寶雞九州紡織有限公司退休職工張玉貴說,他開始不知道這支隊伍是西北野戰軍,就覺得與平常見到的國民黨軍隊不一樣,這么多人進城竟然沒有動靜,紀律嚴明,秋毫無犯。老人回憶,西北野戰軍進城的當天,群眾紛紛上街給西北野戰軍送去雞蛋和糧食,可他們不但沒有收,反而把從國民黨手中繳獲的糧食和物資分發給大家。
  今年93歲的魏學義老人說,他當時在雍興紗廠做工。1948年4月23日,西北野戰軍進城后把工人召集到廣場上,分發糧食、宣講黨的政策,還鼓勵他們把腰桿子挺起來,勇敢地和壓迫階級做斗爭。雖然西北野戰軍在蔡家坡只停留了三天,但是工人們接受了新的思想,有了敢于斗爭的力量。西北野戰軍走后,大家就自發組織起了護廠隊與國民黨做斗爭。
  摧枯拉朽迅速解放寶雞縣城
  4月23日,西北野戰軍攻占蔡家坡后,當晚就包圍了寶雞縣東的虢鎮,經過一夜激戰,順利攻入城內。26日拂曉,圍城的部隊向寶雞縣城發起了總攻。西北野戰軍第二縱隊首先占領寶雞城區東北方向的制高點——蟠龍山。與此同時,第一縱隊三五八旅兵分兩路,一路從八里橋沿金陵河向南攻擊,另一路西上陵原,由北向南進攻陵原飛機場。
  經過激烈戰斗,26日10時,三五八旅占領機場,然后直插敵軍指揮機關金臺觀,迅速消滅駐守的國民黨軍隊。戰士們沖進摩天院、龍泉巷、中山路及東關地區和火車站一帶,迅速占領城北。此時,僅店子街附近有數百名國民黨軍負隅頑抗。
  “店子街戰斗是西北野戰軍攻占寶雞縣城的最后決戰,也是最為激烈的戰斗!苯鹋_區退休教師林志賢潛心研究寶雞解放史,曾多次走訪西北野戰軍戰斗過的地方。他說,當時的金陵河上,北有寶(雞)鳳(翔)公路鋼筋水泥橋,中有通往寶雞縣城的店子街木橋,南有隴海鐵路的鋼梁橋,處于重要的戰略位置。敵軍在店子街以北的蟠龍山頂駐扎部隊、設置工事,保衛金陵河上的鐵橋、木橋,保證隴海鐵路、寶十公路的暢通。
  西北野戰軍發起總攻后,負責城東防務的敵師長徐保,率殘部登上鐵甲車,用炮火和機槍掃射掩護,往城西逃跑。但是鐵甲車僅開出數里,就被迫停下,因為西面鐵軌遭拆除毀壞。徐保遂下令車往東開,但剛開到店子街金陵河橋附近,又發現橋東的路軌也被拆斷?吹叫毂\囬_了過來,西北野戰軍戰士集中火力猛攻,由于防護鐵甲比較厚,未能將其炸開。隨后,戰士們又準備用火攻,此時失魂落魄的徐保換上士兵服裝準備逃跑,不料剛走到鐵甲車門口,就被炮彈炸倒在車廂內,后因流血過多而斃命。
  店子街戰斗,從4月26日12時開始,至當日22時結束,歷時10小時,殲滅國民黨守軍400余名。至此,寶雞縣城解放。
  心系群眾擴大黨和人民軍隊影響力
  得知西北野戰軍攻克寶雞后,胡宗南孤注一擲,急調大量部隊從東、北兩面向寶雞逼近?紤]到戰略目的已經達到,4月28日,西北野戰軍主動撤離寶雞北返馬欄,5月16日進入黃龍地區,歷時一月之久的西府戰役結束,此役共殲滅國民黨官兵2.1萬余人。
  “寶雞被國民黨當作大后方,是重要的物資補給基地,西府戰役的勝利一下子打亂了蔣介石、胡宗南在西北戰場的戰略部署,把陜北和渭北解放區連接了起來,也使國民黨的軍隊退出了延安!绷种举t說,當時寶雞城饑民遍地,國民黨囤積了大量的物資,卻對吃不飽飯的窮苦人視而不見。西北野戰軍部隊進城后就地休息、吃飯,不進民房,晚上露宿街頭,不侵民不擾民,還打開物資倉庫,向窮苦百姓發放食品和布匹,群眾稱贊西北野戰軍是“仁義之師”“救民之軍”。
  采訪時,記者跟隨金臺區委黨史研究室工作人員沿著綠樹成蔭的步道,途經金臺觀、勝利塬,一路到寶陵村,站在高處舉目四望,到處是夏收繁忙的景象,西北野戰軍曾經戰斗過的地方,如今這里的人民早已豐衣足食,生活蒸蒸日上。該村上了年紀的老人得知記者來采訪西府戰役,又勾起了他們對那段歷史的回憶。老人們激動地說,從那場戰役以后,他們才知道共產黨領導的西北野戰軍是人民的軍隊,是為人民謀幸福、謀解放而浴血奮戰。雖然那時的寶雞城只是經歷了短暫的解放,但是百姓心中那團反抗國民黨反動統治的烈火被人民軍隊的到來給完全引燃了。
  林志賢認為,西府戰役雖然只歷時一月,但寶雞地區第一次被解放,西北野戰軍所到之處積極宣傳黨的政策,給群眾發放繳獲的物資,讓寶雞地區的廣大群眾對共產黨領導的軍隊有了新認識,這也為寶雞再次解放打下了深厚的群眾基礎。
記者張敏濤


0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上一篇:2021戰“三夏”

最新評論

文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