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menuitem id="nbndl"></menuitem>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dl id="nbndl"></dl></var>
<menuitem id="nbndl"></menuitem><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strike></var>
<var id="nbndl"></var>
寶雞網 首頁 寶雞新聞 查看內容

大山的兒子楊文洲

寶雞日報·寶雞網| 查看: 408| 評論: 0



  “我們除了學習他干事業的拼勁,還要學習他作為一名黨員對黨和人民忠誠、主動擔當的精神!苯,在眉縣太白山國家森林公園楊文洲紀念園,一名從西安專程趕來學習楊文洲事跡的黨員深有感觸地說。
  楊文洲紀念園是原太白山國家森林公園管理處黨委副書記、主任楊文洲因病逝世后,當地群眾和公園職工自發為他修建的。1986年,楊文洲被任命為眉縣湯峪林場場長兼黨支部書記。當時的林場,以伐木為主,國家要求封山育林,面對林場遭遇的困境,楊文洲陷入沉思,他思索,“抱著綠水青山還能陷入困境?”之后,他四處“取經”,經過一番考察,萌發了以旅游振興林業的思路,決定以林場森林風景資源為依托,創辦森林旅游產業。
  想要搞旅游,硬件一定得跟上。1988年臘月二十三,楊文洲在去爭取資金的途中,發生了車禍,就醫后被診斷為中度腦震蕩和肩鎖骨骨折。醫生明確告訴他,出院后要多休息,不能再奔波勞累。但楊文洲只休息了13天就匆匆返回工地,綁著繃帶在現場指揮施工。面對同事的關心,他常常就是一句話,“我這點病和森林公園的發展比起來算個啥!”
  1991年,楊文洲懷揣四處籌到的2萬元,依托太白山的地熱資源,經過3個多月的鏖戰,終于打通了林區的第一口熱水井。接著,楊文洲又帶領人進駐深山修路,頂著零下20℃左右的低溫,在條件簡陋的深山,歷經8個月的艱苦奮戰,終于修通了從紅樺坪至下板寺的旅游公路。這一創舉,把太白山旅游的景點范圍擴展至海拔2800米以上的高山區。
  為了方便游客游覽,楊文洲想著要讓太白山早日通上索道,于是他又四處招商。在當時交通不發達的情況下,楊文洲背著資料在省內外跑了幾個月,不知流了多少汗水,不知吃了多少回閉門羹,風餐露宿,夜以繼日。這份執著和鍥而不舍的精神終于打動了客商,1997年4月,太白山索道在海拔高、氣候條件惡劣、地形地貌復雜的情況下開工,楊文洲與施工人員頂寒風冒雨雪,艱苦作業,僅僅一年時間,索道就建成并投入了運營。
  硬件上去了,游客絡繹不絕,林場總算被救活了,可楊文洲并沒有因此志得意滿。此后的日子里,他不是奔波在爭取資金的路上,就是忙碌在工地上,同事們都勸楊文洲多注意休息,可面對心中的藍圖,他根本停不下來。舊疾未愈,加之常年勞累,積勞成疾,最后楊文洲雙手失去了知覺,被確診為腦瘤。經歷多次腦顱手術,楊文洲語言功能受到嚴重影響,吐字含糊不清,他用不完整的語言和手勢,讓技術員一點一點地畫出太白山景區的規劃圖。
  2000年7月28日,楊文洲不幸去世。追悼會上,群眾自發前來送行,為他立功德碑。生前,楊文洲立下遺囑,他要葬在太白山上,他離不開這座讓他牽腸掛肚的“綠水青山”。楊文洲離世后,眉縣湯峪林場的全體干部職工繼承他的遺愿,大干苦干,之后,太白山國家森林公園被國家旅游局、國家林業局正式評為“國家AAAA級旅游景區”和“全國文明森林公園”,F如今,太白山國家森林公園已晉升為“國家AAAAA級旅游景區”,這些榮譽是同事們對楊文洲最好的告慰。
  楊文洲數十年如一日,不圖名利,夙夜在公,敢為人先,踐行著一名共產黨員的忠誠與擔當,他是大山的兒子,他更是黨的好兒子、人民的好兒子。記者 張敏濤


0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文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