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menuitem id="nbndl"></menuitem>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dl id="nbndl"></dl></var>
<menuitem id="nbndl"></menuitem><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strike></var>
<var id="nbndl"></var>
寶雞網 首頁 文化寶雞 查看內容

解放寶雞簡史

寶雞日報·寶雞網| 查看: 331| 評論: 0



  解放戰爭后期的1948年4月、1949年5月至11月,由于西北戰場形勢復雜,寶雞各縣歷經了數次解放。這段歷史,涉及西北野戰軍(后稱第一野戰軍)解放大西北的戰略部署和西府出擊戰役、陜中戰役、扶眉戰役、固關戰役和秦嶺戰役,是人民解放軍沉重打擊國民黨胡宗南集團和馬步芳、馬鴻逵集團的重要軍史,也是寶雞歷經戰爭洗禮、涅槃重生的輝煌地方志史。寶雞當時的戰略地位
  寶雞地處西北、西南通往關中乃至中原地區的咽喉要道。上世紀30年代,隨著長(安)益(門)、寶(雞)漢(中)、寶(雞)平(涼)公路通車,特別是隴海鐵路修筑到寶雞,寶雞的交通樞紐地位形成。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大批企業和人員內遷,“戰時景氣的寵兒”——寶雞工業、商貿走向繁榮。解放戰爭開始后,國民黨當局把西安作為進攻陜甘寧邊區的大本營,寶雞就成為其戰略物資儲備、兵員轉運的大后方。一九四八年西府出擊戰役
  1948年3月,宜川戰役勝利后,西北野戰軍集中兵力圍攻洛川。由同官(銅川)增援的國民黨裴昌會第五兵團,猥集一起,進軍遲緩,解放軍攻城、打援皆不順手,部隊糧食眼見告罄。
  當時,胡宗南兵力布防的重點是關中,馬步芳、馬鴻逵布防的重點是隴東。地處胡、馬軍中間地帶的西府寶雞卻相當空虛,僅有國民黨新編76師師部及直屬2個營、第144旅40團及地方保安部隊共2000余人守備。
  4月13日,西北野戰軍在馬欄召開會議,決定出擊西府。彭德懷打算采取“調虎離山”手段,大膽向胡宗南戰略后方西府進軍,相機攻占寶雞,開辟麟游山、隴山新根據地,解決部隊給養困難等問題,打開外線作戰區域,調動國民黨裴昌會兵團及延安、洛川守軍于運動中殲滅之。
  16日,西北野戰軍在彭德懷、張宗遜率領下,四個縱隊分左、中、右三路向西府出擊。以二、四縱隊為左路軍,取道高王鎮,南渡涇河,奪取監軍鎮、乾縣,得手后以一部兵力奪禮泉、興平,向咸陽佯動,主力迅速奪取武功、扶風、岐山,相機攻占寶雞。以一縱隊為中路軍,攻占旬邑后,經張洪鎮渡涇河,奪取彬縣,向麟游、鳳翔挺進,協同左路軍奪取寶雞。以六縱隊為右路軍,向職田鎮攻擊,得手后經太峪鎮、彬縣渡涇河,向西防御馬步芳進攻。
  17日拂曉,西府出擊戰役打響。解放軍從北起職田、南到高王莊30多公里寬的戰線上,在胡宗南、馬步芳兩個集團的結合部,長驅直入,席卷而下。彭德懷采取兩翼防御、中央突進的戰術,集中第一、二縱隊直取寶雞。
  18日至19日,西北野戰軍三路大軍渡過涇河,占永壽、彬縣,切斷西蘭公路。20日至25日,二縱獨6旅攻武功,獨四旅占領絳帳、眉縣火車站和蔡家坡、虢鎮,控制了隴海鐵路,359旅攻占扶風、岐山縣;一縱獨1旅解放麟游縣,358旅攻占鳳翔縣;六縱解放長武、靈臺。
  由于西北野戰軍進軍西府,切斷了川陜與西蘭交通,國民黨防守延安的兩個旅與守洛川的17師被迫棄城南逃,21日,延安光復;25日,洛川解放。
  西北野戰軍以凌厲攻勢進軍西府,逼近寶雞。胡宗南急令裴昌會率第5兵團5個整編師11個旅兵力從富平、三原地區分三路馳援寶雞。青海馬繼援整編82師也由隴東南下長武,向亭口進擊。
  解放軍右路六縱教導旅留在長武抗擊馬繼援攻擊,后經崔木、麟游向主力靠攏。左路軍一部在乾縣、禮泉西蘭公路兩側阻擊西援胡軍;四縱6旅在扶風、鳳翔轉入防御,二縱直插寶雞。
  西北野戰軍二縱沿隴海鐵路西進,攻占寶雞城區東北之蟠龍塬、十里鋪,一縱沿渭北原上占領陵塬機場,進至寶雞城西紫草原,從東、西、北三面對寶雞城區形成包圍態勢。寶雞一面請求援軍,一面在城東、城北和渭河南岸布防。
  4月26日拂曉,西北野戰軍發起總攻。一路從紫草原沖下直攻西門;一路從陵塬機場沖下,消滅了金臺觀守軍,攻入市區,占領了龍泉巷和敦仁堡;一路從蟠龍山沖下,消滅了店子街守軍。胡宗南派飛機低空掃射轟炸,解放軍在蟠龍塬用高射炮還擊,迫使飛機只能高空襲擾。在解放軍的猛烈打擊下,城內陣地相繼失守,國民黨第76師師長徐保率師直400余人逃到鐵甲車上沿鐵路東西來回指揮,抵抗待援。
  解放軍二縱獨4旅12團與一縱358旅715團配合,從鐵路東西兩側進攻。解放軍戰士身背炸藥,炸斷金陵河鐵橋,截斷東段鐵軌,炮火擊毀鐵甲車。22時,徐保頭部重傷被俘,后因傷勢過重斃命。寶雞警備司令劉進、縣長袁德新棄城南逃。4月26日,寶雞縣城首次獲得解放。
  這次解放寶雞戰斗,繳獲的武器彈藥和軍需物資堆積如山。
  寶雞解放的當日,陜甘寧邊區政府西府分區批準成立寶雞縣人民政府,任命肖蓼(肖江洪)為縣長。當時正值青黃不接,群眾生活困難,人民政府將寶雞公倉的糧食和面粉發給群眾。野戰軍沒收的胡軍被服庫、軍火庫等處物資,除留作軍用外,都救濟了群眾。
  西北野戰軍攻占寶雞后,緊急馳援的裴昌會兵團于27日突破左路阻援的四縱和二縱獨6旅防線,進至益店地區;馬繼援82師占領長武,向麟游、鳳翔進攻。為擺脫胡、馬軍夾擊,西北野戰軍于4月28日主動撤出寶雞,經千陽、涇川、鎮原向隴東、旬邑方向轉移,5月12日返回馬欄。寶雞城區及西府諸縣又被國民黨軍所占。
  解放軍西府出擊轉戰近千公里,先后解放12座縣城(其中寶雞6座縣城),摧毀了胡宗南西北補給基地寶雞,繳獲大批軍用物資,收復了延安,奪取了洛川,前后共殲滅胡、馬軍21800人,沉重打擊了胡宗南集團,在國內外產生了重大政治影響。
  一九四九年陜中、扶眉、固關、秦嶺戰役
  1949年大年初一早上7時,國民黨第18綏靖區設在寶雞姜城堡地區的彈藥庫,突然傳出兩聲巨響,緊接著是持續不斷的爆炸聲和沖天的煙火,炸飛的彈片散落到數公里之外的渭河灘,大火和濃煙到第二天才逐漸彌散。胡宗南在關中西部所存航彈、榴彈損失殆盡,負責彈藥庫警戒的整連士兵全部被炸死。這次事件拉開了第二次解放寶雞的序幕。
  第二次解放寶雞持續時間較長,先后經歷了陜中、扶眉、固關和秦嶺戰役。
  陜中戰役
  1949年4月,華北重鎮太原解放后,胡宗南將其主力部隊向關中西南方向撤退,形成跨涇河、渭河,保守西安的弧形防御地帶,企圖與青、寧二馬配合,以陜中、隴東為防御重點,阻止人民解放軍西進,確保西北、屏障西南。
  為了在關中地區殲敵一部,打擊胡宗南的戰略撤退計劃,盡量截繳其軍用物資,保護西安不致被破壞,1949年5月中、下旬,第一野戰軍(原西北野戰軍)發起陜中戰役。
  胡宗南為防止主力在西安被圍殲,僅留第17軍一部于西安抵抗,其余6個軍沿隴海鐵路、渭北原上地帶和渭河南長安—益門公路向西、向南竄逃。18日至20日,人民解放軍第一、二、四、六軍迅猛追殲,西安、咸陽很快解放。21日至22日,解放軍一、二、四軍在鳳、寶、岐游擊大隊配合下,在鳳翔姚家溝、亢家河地區全殲胡宗南57軍及30師9400余人,鳳翔、扶風、麟游、岐山、眉縣、虢鎮解放。
  1949年6月,在蔣介石嚴令下,胡宗南聯合馬鴻逵、馬步芳分別沿隴海鐵路和西蘭公路向東猛攻,解放軍和西府地方組織主動東撤。胡、馬軍占沿途各縣,并向咸陽進攻,企圖重新奪回西安。華北野戰軍第十八、十九兵團奉中央軍委命令,迅速入陜參戰。解放軍61軍在咸陽城外擊潰馬繼援82軍后,青、寧二馬退守永壽、彬縣、麟游,胡宗南軍退武功西漆水河一線。
  陜中戰役共殲滅胡、馬軍35600人。西安和陜中廣大地區的解放,對國民黨軍士氣是一個極大打擊,對爾后第一野戰軍實施大兵團作戰的物資及運輸保障有重大意義。
  扶眉戰役
  1949年7月,由西安、咸陽敗退的國民黨5個軍集結于扶風、眉縣渭河兩岸。胡宗南集團兵力集中,但缺少戰役預備隊,遭到進攻無兵可援,容易被分割包圍和各個擊破。馬家軍兵長武、彬縣、永壽山區,部隊分散,同胡宗南集團中間空隙較大。
  第一野戰軍在彭德懷指揮下,根據中央軍委解放大西北的戰略部署和“鉗馬打胡”、“先胡后馬”方針,發起扶眉戰役。
  1949年7月10日,解放軍以楊得志十九兵團在乾縣、禮泉阻擊青、寧二馬,保證扶眉戰役側翼安全。集中許光達第二兵團、周士第十八兵團殲滅位于扶風、眉縣地區胡宗南及馬步芳兩集團各一部,迫使胡宗南集團退往漢中,進而孤立二馬。
  第一野戰軍兵分三路發起進攻。10日晚,許光達率第二兵團從臨平出發;擔任尖刀任務的第4軍10師分成三個梯隊,經天度,繞法門,渡湋水,急行軍150里,于12日凌晨3時進至青化、益店。11師、12師也于凌晨到達益店附近。四軍的三支穿插部隊猶如三把鋼刀,直刺胡、馬軍心臟。12日晨7時,10師一舉占領羅局鎮,奪取眉縣車站,切斷胡、馬軍退路,為扶眉戰役勝利拿下至關重要一役。
  11日,周士第率十八兵團沿西鳳公路和隴海鐵路西進,首殲漆水河兩岸及武功南北線胡軍后奪取武功,一部插入杏林、絳帳,向午井地區攻擊,配合二兵團殲滅胡軍主力。
  11日晚,二兵團3軍、6軍向南進擊,攻占扶風縣城和午井鎮及以西高王寺。胡宗南第五兵團裴昌會、十八兵團李振指揮的38軍、65軍及隴南兵團王治岐119軍被解放軍三面包圍。
  被包圍的胡、馬軍輪番沖擊,死命突圍。解放軍第4軍10、11師在羅局、眉縣車站阻擊胡、馬軍10多次瘋狂沖擊,同其反復拼殺,始終堅守陣地。在十八兵團、二兵團前后夾擊下,困守渭河以北的胡、馬軍被殲滅過半。12日15時,解放軍發起總攻,將國民黨軍壓迫到午井以西、羅局以東狹窄的渭河灘上。組織強渡渭河的潰軍,被解放軍炮火炸得死傷慘重,除一部分殘兵泅渭水南逃外,全部被聚殲。當晚,解放軍十八兵團與二兵團在羅局、午井地區會師。
  11日至12日,王震率第一兵團在渭河南岸、秦嶺北麓沿戶縣、周至西進,在子午口、啞柏、橫渠、金渠擊潰胡軍90軍、36軍,策應渭河北岸作戰。12日下午占領眉縣,在槐芽以西殲滅由渭河泅水南逃之殘兵,生俘8000余人。
  至此,胡軍主力被殲滅,胡殘部退入秦嶺布防,馬家軍西潰平涼。13日,二兵團相繼解放麟游、扶風、岐山,一兵團攻占寶雞南之益門鎮。
  扶眉戰役勝利后,解放軍一野二兵團第4軍第12師,13日下午抵達寶雞城下,于午夜向寶雞守軍發起進攻,12師34團1營首先攻占蟠龍山制高點,居高臨下炮轟城內守軍,2營、3營趁勢攻入市內。35團攻占了寶雞火車站,并乘勝追擊。胡宗南寶雞指揮所主任裴昌會的214師,南逃時炸毀剛剛建成一個多月的渭河大橋。一野一兵團在益門鎮給南逃殘兵以痛擊。當晚,裴昌會率殘部倉惶逃至黃牛鋪,寶雞警備司令徐經濟、寶雞縣自衛團團長秦伯瀛率敗兵逃往天水。14日凌晨,寶雞縣城解放,西北軍事重鎮寶雞再次回到人民懷抱。同日,鳳翔亦解放。
  扶眉戰役是全國解放戰爭西北戰場上空前的大勝利,在幾天時間殲滅國民黨4個軍44000余人(解放軍壯烈犧牲3000多名指戰員,傷亡合計4700多人),解放縣城8座,使西北戰場發生根本性變化,為迅速解放大西北創造了極有利條件。
  在解放寶雞過程中,寶雞“西府游擊支隊”(后稱解放軍“西府總隊”)及各縣大隊緊密配合野戰部隊作戰,西府民眾在地方黨組織動員下,籌集大量物資,積極支援前線,作出了突出貢獻。
  寶雞城區解放后的第二天,即1949年7月15日,寶雞地區黨、政、軍領導機關和工作人員,進駐寶雞城。1949年7月16日成立了寶雞軍管會、市委、市人民政府。張毅忱任軍管會主任、市委書記,肖蓼任市長。
  固關戰役
  扶眉戰役結束后,胡宗南殘軍退守秦嶺一線。解放軍一野于7月16日解放千陽,7月25日解放隴縣。馬步芳為了延續在西北的統治,派其子82軍軍長馬繼援調集騎14旅、騎8旅在固關、馬鹿堅守,并在后方集結5個步兵師增援,企圖阻擊解放軍西進。
  固關地處秦隴要沖,是通往西北的咽喉,山高路險,溝壑縱橫,易守難攻。第一野戰軍決定實施“鉗胡打馬”戰略,砸開固關大門,揮師西進,迅速殲滅青、寧二馬。
  7月28日凌晨,王震命令一兵團一軍一師兩個團打響固關戰斗。馬繼援“精銳鐵騎”14旅在固關以東公路兩側和南、北山頭上依險峻山勢,居高臨下以機槍、排子槍、手榴彈拼死阻擊。二團、三團沿公路兩側高地仰攻。指戰員奮起沖鋒,喊殺聲響徹山谷。解放軍炮兵部隊瞄準敵騎猛轟,幾千匹戰馬被炸得四處狂奔,互相踩踏。一團投入戰斗后,馬家軍徹底潰敗,解放軍先后攻占固關北山、大嘴山和固關鎮,騎14旅殘兵沿西南溝逃竄,解放軍奮勇追擊。解放軍四軍20師穿插迂回到三橋子,切斷馬軍退路,與一軍前后夾擊。至傍晚,馬繼援14旅被全殲,固關戰役結束。
  秦嶺戰役
  為了拖住胡宗南,解放軍在固關戰役之后,留十八兵團一部駐防寶雞,暫不突破秦嶺,主力迅速西進攻取蘭州。解放軍“鉗胡打馬”戰略使胡宗南產生錯覺,他沒有迅速逃向漢中,反而滯留太白、鳳縣、兩當一帶,構筑秦嶺防線,據險扼守,阻止解放軍南進,并隨時準備反撲寶雞,進攻天水,策應青、寧二馬與解放軍在蘭州決戰。
  在蔣介石督催下,胡宗南于8月23日拼湊殘余勢力,兵分數路,沿秦嶺向虢鎮、寶雞、晁峪進攻。8月27日至28日,胡36軍一部由太白咀頭鎮攻至虢鎮南之小寨子一帶,胡38軍一部由東河橋、觀音堂攻至益門鎮南之蕎麥山一帶。
  解放軍駐守寶雞一線的第十八兵團在彭德懷、賀龍指揮下,61軍兩個師及直屬炮團駐扎在益門鎮,與胡軍形成對峙之勢,胡軍不敢貿然進犯。8月27日,61軍180師留教導隊駐守寶雞橋南,主力轉移隱蔽在秦嶺北麓觀音堂附近馬頭灘山林中。28日夜間突然向集結在川陜公路的胡軍發起進攻。183師由隴海鐵路沿線穿插進入東岔河,擊潰唐藏隘口守軍,過寬灘,向黃牛鋪隱蔽前行,胡軍秦嶺防線被打開了突破口。29日,悄悄進駐胡店的解放軍60軍主力178師在晁峪西之九里溝擊潰向固川進犯胡軍。30日,解放軍60軍主力和61軍183師向黃牛鋪、東河橋胡38軍猛攻,當晚解放黃牛鋪、東河橋、秦嶺埡口、觀音堂。同日,解放軍183師向咀頭、靖口進擊。8月31日至9月2日,胡軍向太白、鳳縣、留壩南撤,解放軍加強了對草涼驛、黃牛鋪、東河橋、隘口、馬營的駐防,胡宗南軍反撲寶雞計劃被徹底粉碎。
  1949年11月中旬,解放軍第二野戰軍已經入川,第一野戰軍已將二馬的主力殲滅。18兵團從天水和鳳縣向胡宗南殘兵發起主動攻擊,國民黨殘部紛紛向留壩方向逃去。解放軍緊追不舍,27日解放鳳縣,國民黨在寶雞地區的統治土崩瓦解,寶雞全境解放。
  參考書目:
  王樹增編著《解放戰爭》,人民文學出版社2009年8月版;
  何志虎、焦會琦編著《寶雞歷史文化叢書:鐵馬秋風——關中西部的戰爭記憶》,陜西人民出版社2014年12月版;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戰史編審委員會編著《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戰史》,解放軍出版社1995年5月版;
  馬肇鈞編著《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征戰日志》,解放軍出版社2001年5月版;
  中共寶雞市委黨史研究室編著《中國共產黨寶雞歷史(第一卷)》,陜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11月版;
  中共陜西省委黨史研究室、中共寶雞市委黨史研究室編著《陜西黨史資料叢書(二十五):解放寶雞》,陜西人民出版社1992年12月版;
  寶雞市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著《寶雞市志》,三秦出版社1998年12月版。
張小平


0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最新評論

文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