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var><menuitem id="nbndl"></menuitem>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
<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listing id="nbndl"></listing></strike></var><var id="nbndl"></var>
<var id="nbndl"><dl id="nbndl"></dl></var>
<menuitem id="nbndl"></menuitem><var id="nbndl"><strike id="nbndl"></strike></var>
<var id="nbndl"></var>
寶雞網 首頁 寶雞新聞 查看內容

【深度寶雞】近40萬人去哪兒了?——寶雞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數據探析

寶雞日報·寶雞網| 查看: 1746| 評論: 0

【深度寶雞】開欄語

   “十四五”時期是新時代寶雞加快追趕超越步伐、推動高質量發展,努力建設關中平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的重要時期。今日起,本報特推出《深度·寶雞》欄目,選取關系寶雞高質量發展全局的大事要事,聚焦群眾關心關注的熱點難點,堅持問題導向,通過深入調查分析,找準癥結所在,揭示問題本質,提出對策建議,回應群眾關切,為寶雞加快高質量發展凝聚力量。今日推出第一期——《近40萬人去哪兒了?》,敬請關注。




近40萬人去哪兒了?

——寶雞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數據探析

記者 孫海濤
  
    以2020年11月1日零時為標準時點,寶雞在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中按下了“快門”,一張全市“大合影”新鮮出爐。

   這張“大合影”精準而客觀地“拍”下了全市人口數量、結構和分布等情況,為完善全市人口發展戰略和政策體系、制定經濟社會發展規劃、推動高質量發展提供了準確的統計信息支持。

  “大合影”蘊含的數據中,“全市常住人口為3321853人,與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的3716731人相比,減少394878人”,這一數據,成為此次人口普查許多人關注的焦點。

  “近40萬人去哪兒了?”看到寶雞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數據,這句話成為很多人的疑問。這一疑問背后是一連串的問題——寶雞發展這么快,咋就沒留住人?長此以往,寶雞人口紅利會不會“乏力”,繼而影響城市發展的后勁?……

  這些疑問,處處流露出對城市發展的關切與期盼。實際上,如果我們以“解剖麻雀”的思路去細致審視“近40萬人去哪兒了”的問題,就會得到一個更客觀、更翔實、更準確的答案。而這一答案,正是事關寶雞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問題之一。

  ●寶雞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中,常住人口數量相較2010年的普查數據,足足少了近40萬人。這些人都去哪兒了?在業界看來,這其中存在著“美麗的誤會”。2020年,我市戶籍人口為374.51萬人,與2010年寶雞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全市戶籍人口381.09萬人相比,僅僅減少了6萬余人。業內人士表示,將人口自然消亡、戶籍流動等因素考慮進去,寶雞戶籍人口減少的幅度非常有限,波動基本上在正常范圍之內。

  ●雖然寶雞的常住人口總量在減少,但少的部分主要是農村的常住人口,城區、縣鎮的人口是增加的,這也符合中國目前正在進行的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的一個基本特點——農村人口向城鎮轉移,人口從中小城市向大城市、中心城市轉移。其實,這也是社會發展進步的一種表現。在寶雞現階段,這樣的常住人口減少,部分農村人口去市外打工就業,對于增加收入及鄉村振興有積極的意義。

  ●我市就業人口在三個產業間的分布發生了明顯的轉變,呈現出勞動力從第一產業流向第二、第三產業的基本特點。換句話說,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的發展前景和較高的收入,成為城市吸引農村人口的重要因素。

  ●我們要重視人口數量,但更要重視人口質量;要重視外延式擴大生產,但更要注重內涵式以科技為支撐的高質量發展。人口數量和一個地方的發展有聯系,但在信息化、智能化高速發展的今天,人口數量對一個地方發展所起的作用不是唯一的和決定性的。因此,在發達國家或者發達地區,雖然人口數量不一定很多,但他們的生產力發展水平、人均消費能力、收入水平等都遠遠大于人口數量居多但發展滯后的地區,就是因為他們的人口質量、發展質量、科技進步程度和落后地區大為不同。

  ●我們應該一分為二地看問題。從這次普查統計數據上看,我們常住人口總量是下降的,這說明寶雞吸納勞動力的能力還要進一步提升。面向未來,寶雞發展的“路線圖”已經繪就!耙凰奈迨睉鹇哉诔蔀閷氹u舉市一致為之奮進的目標。今天,寶雞這座西部明珠城市,正在各個方面呈現出高質量發展的強勁勢頭,未來的寶雞,注定在城市的經濟硬實力與環境軟實力等方面“吸粉”無數。

“大合影”中究竟少了誰?

  “眾人拾柴火焰高”,改革開放以來,我市經濟持續快速增長的一個重要推動力就是人口紅利。然而,寶雞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中,常住人口數量相較2010年的普查數據,足足少了近40萬人。

  這些人都去哪兒了?在業界看來,這其中存在著“美麗的誤會”。

  “誤會”來自統計標準。記者從我市人口普查辦公室了解到,按照國家普查相關規定,“對公民身份證號碼在兩個或兩個以上地方登記的,對外出不滿半年和外來半年以上的人口,堅持現住地優先原則,按現住地和戶籍地進行排序!卑凑者@一原則,在統計我市常住人口數據時,離開戶籍登記地半年以上的人口將不在常住人口登記之列。如此一來,作為“打工”大市、教育大市的寶雞,在“常住人口”這項關鍵數據統計中自然“吃虧”不小。

  以外出務工為例,這部分人戶籍雖在寶雞,但按照統計原則,卻并不在常住人口之列。

  千陽縣南寨鎮龍泉寺村的人口,就在此次普查中“瘦身”不小!拔覀兇宓耐恋貑栴}很具體!痹摯妩h支部書記呂勤生告訴記者,全村228戶857人,包括200余畝山坡地在內,土地只有1170畝,人均土地不到1.37畝,夏種玉米冬種麥,一畝地能收入幾百元就不錯了。所以,全村將1170畝土地“一畝不留”全部流轉給一家農業生態公司后,村里533名青壯年勞力全部走出村子,在上海、江蘇、山東、內蒙古等多地務工,該村的人均年收入也從3年前的不足8000元,增長到2020年的9500元。

  外出務工人員,通常是春節后出門,臘月里回鄉,而寶雞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以2020年11月1日零時為標準時點。也就是說,按照統計標準,龍泉寺村533名外出務工者中,有相當一部分超出了半年之限,不在此次常住人口統計之列了。

  龍泉寺村只是人口普查中的一個切片,放大到整個寶雞來看,這方面的數據更龐大。據市人社部門統計,2016年至2020年,我市在外務工的人口分別達到50.68萬人、50.72萬人、40.62萬人、42.85萬人和45.25萬人,年均達到46.02萬人。這些人,雖然是地道的寶雞人,但是大部分卻遺憾地未能進入寶雞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的“大合影”中。

  “常住人口的統計標準,必須‘一把尺子’量到底!笔腥丝谄詹檗k公室相關人員告訴記者,實際上,農民外出務工等現象,正是推進脫貧攻堅、增加農民收入的重要方式,但標準就是標準,這部分人肯定不能計入常住人口之列。

  農民外出務工是一方面,學子外出求學,適齡青年參軍服兵役等,也在一定程度上讓寶雞常住人口有所下降。以高考錄取學子為例,據我市教育部門統計,2011年至2020年,我市高考錄取人數達到26.99萬人,這部分人,同樣超出了半年之限,不在此次統計的常住人口之列。

  那么,按照戶籍人口來統計,寶雞人口情況又如何呢?記者從我市公安部門了解到,2020年,我市戶籍人口為374.51萬人,與2010年寶雞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全市戶籍人口381.09萬人相比,僅僅減少了6萬余人。

  業內人士表示,將人口自然消亡、戶籍流動等因素考慮進去,寶雞戶籍人口減少的幅度非常有限,波動基本上在正常范圍之內。實際上,“寶雞人口十年間減少近40萬人”這個說法,只是統計標準下的數字差距。

人才紅利如何“頂上”人口紅利?

  我們要重視人口數量,但更要重視人口質量;要重視外延式擴大生產,但更要注重內涵式以科技為支撐的高質量發展。人口數量和一個地方的發展有聯系,但在信息化、智能化高速發展的今天,人口數量對一個地方發展所起的作用不是唯一的和決定性的。因此,我們也可以看到,在發達國家或者發達地區,雖然人口數量不一定很多,但他們的生產力發展水平、人均消費能力、收入水平等都遠遠大于人口數量居多但發展滯后的地區,就是因為他們的人口質量、發展質量、科技進步程度和落后地區大為不同。

  “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這句被時間和實踐一再證明的真理,同樣在寶雞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的數據中得到體現。

  無論何種科學技術,歸根結底都需要高學歷、高層次的人才去實現。而寶雞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顯示,全市常住人口中,擁有大學(指大專及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為458377人。與2010年相比,每10萬人口中擁有大學文化程度的人數由8037人上升為13799人。

  這意味著,隨著寶雞人口素質的不斷提升,各個領域的人才將釋放出更多的發展紅利,而這種人才紅利,直接促使全市勞動生產率等硬指標不斷提升。

  人均勞動生產率,能夠直接反映出勞動者在一定時期內創造的勞動成果提質增效的高低。統計顯示,2020年,我市規上工業企業全員勞動生產率達到人均每年56.66萬元,相較“十二五”末的2015年,人均每年增加8.54萬元,高于全省平均水平,這也促使寶雞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人均和總量一直走在全省前列。

“單兵人才”能力提升了,“大兵團”何愁戰力不強?

  中鐵高鐵電氣裝備股份有限公司,就在人才的不斷累積和優化中獲益匪淺。2012年,該公司擁有大專及以上學歷354人,研究生及以上學歷3人,而2020年,這兩項數字分別增加到581人和21人。高學歷、高素質人才的不斷增多,也讓該公司駛入了發展的快車道。我國近年來先后修建的4條高鐵線路最能說明這家公司的發展軌跡。在京津高鐵,當時的接觸網產品全部被外國企業拿下;而在武廣高鐵,該公司的接觸網產品小試牛刀,接下了20%的高鐵接觸網產品;在鄭西高鐵,已經開始全面使用他們公司生產的高鐵接觸網產品;哈大高鐵上,他們已經徹底包攬該項產品。如今,他們的高鐵接觸網產品在國內高鐵領域穩居龍頭地位,一些產品甚至走出國門,遠銷多個國家和地區。

  人才不只在工業領域大顯身手,在農業領域同樣異軍突起。

  “上千畝地,靠‘鋤禾日當午’誰扛得!”岐山縣益店鎮益鋒村57歲的農民孟五長是十里八鄉公認的種糧人才,一家四口人,依靠科技和機械化足足種下1100多畝糧田。6月中旬,麥收完畢,兩臺大型拖拉機開進地里,機器轟鳴中一天能播300多畝地;7月,玉米一竿子高了,大型噴藥機開進地里,展開寬達12米的兩翼噴藥管,一天能打藥150畝;9月,青紗帳里,老孟雇來大型收割機和卡車,三天就能完成秋收;國慶節剛過,又是大型拖拉機打頭陣,三四天就能播千畝小麥;來年6月初,麥浪翻滾,大型收割機撒著歡兒開進一望無際的麥地……

  孟五長一家人種下的千余畝糧田,來自附近4個村,在鄉親們看來,他這一個人才就足以頂得上三四百名青壯年勞動力。

  各種人才百花齊放,落地生根,讓寶雞迸發出巨大的生產力。數據顯示,近十年來,寶雞人口總體素質顯著提升,以公民科學素質為例,科學素質水平從2009年的不到3%提高到2020年的10%還多,增幅達到2.61倍,達到全民科學素質平均水平?茖W生活能力、科學勞動能力、參與公共事務能力、終身學習與全面發展能力四個領域有了明顯變化和大幅提升。具備科學素質的人群中,企業專業技術人員的比例從10年前的12%上升到2020年的30%,突顯了企業專業技術人員在寶雞市科學素質建設重點人群中的重要地位。

  縱觀中國乃至世界的區域性騰飛過程,可以說人才紅利對一座城市來說,如鳥之兩翼、車之雙輪,是其中的關鍵性因素。

  放眼寶雞,如今,國家級研發中心和分中心超過17個,國家級“大師工作室”超過6個,省市級“大師工作室”超過12個,還有海量的技工人才,尤其是超6萬人的高技能人才,以及每年穩定畢業的上萬名技工“新兵”,讓寶雞這座城市的人才儲備庫進一步加強縱深梯度。人才紅利正在釋放出巨大的產業紅利和科技紅利,完全頂得上略減的人口紅利。

人口流動大潮中寶雞如何“吸粉”?

  時代在發展,當下戶籍限制的“松動”,使得人口流動更加順暢,而在人口總量增長速率放緩的背景之下,人口流向何處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影響著區域乃至城市的發展前景。

  素有“關中糧倉”“工業重鎮”之稱的寶雞,也在這場人口大潮的流動中,悄無聲息地進行著一場深層次的變革。

  首先是人口區域分布的改變。寶雞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目前全市城鎮常住人口達到1894757人,占全市總人口57.04%;鄉村常住人口為1427096人,占全市總人口42.96%。與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相比,城鎮人口增加了35.64萬人,鄉村人口減少75.1萬人,城鎮人口比重增加了15.65個百分點。

  這一變化顯示,我市就業人口在三個產業間的分布發生了明顯的轉變,呈現出勞動力從第一產業流向第二、第三產業的基本特點。換句話說,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的發展前景和較高的收入,成為城市吸引農村人口的重要因素。

  所以說,雖然寶雞的常住人口總量在減少,但少的部分主要是農村的常住人口,城區、縣鎮的人口是增加的,這也符合中國目前正在進行的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的一個基本特點——農村人口向城鎮轉移,人口從中小城市向大城市、中心城市轉移。其實,這也是社會發展進步的一種表現。在寶雞現階段,這樣的常住人口減少,部分農村人口去市外打工就業,對于增加收入及鄉村振興有積極的意義。隨著生產力布局的轉移,對于農村來說,我們現在要做的重點工作就是培訓農民,減少農民,富裕農民。

  毫無疑問,人口向城鎮流動這一趨勢,讓寶雞第二產業、第三產業勞動力更為豐富。更何況,寶雞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全市15-59歲的年齡段人口比重最大,共計達到203.6萬人,占全市常住人口比率為61.3%。同時,全市0-14歲人口為532960人,占比16.04%,比2010年提高1.35個百分點。一系列數據表明,當下和未來,全市勞動力資源依然豐富,為持續穩定發展奠定了良好的人力資源支撐。

  大量的人口涌向城鎮,農業生產會不會“乏力”?實際上,寶雞農業不但沒有“乏力”,而且還在不斷“發力”。以夏糧為例,今年全市夏糧生產達到87萬噸,總產量同比增長2.54%,平均畝產達311公斤,同比增長2.64%,均創歷史極值。相關專家表示,土地流轉率大幅提升以及機械化廣泛應用等多重因素,正在為更多的農業勞動力“松綁”,而這既不會影響農業生產,更為第二、第三產業發展注入了強勁的活力,而且農民收入水平也大幅提升。

  人口分布的改變,勞動力價值的釋放,也讓寶雞近年來的發展駛入了快車道。寶雞“十三五”數據顯示:全市地區生產總值達到2276.95億元,居全省第三,年均增長6.3%,萬元GDP能耗下降16.2%;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年均增長6.3%;固定資產投資年均增長12.4%;財政總收入達到228.22億元,較2015年增加32.71億元;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達到36209元和14189元,年均分別增長7.5%和9%……

  這些亮眼的數據,可以說都是在勞動力充足的基礎上干出來的。全市發展的路徑中,“寶雞車”正馳騁神州大地,“寶雞產”正熱銷大江南北,“寶雞芯”正助推中國智造,“寶雞減速器”正裝備中國機器人,“寶雞鈦及鈦合金”正為航空、航天、航海披上“智能鎧甲”……

  當然,我們應該一分為二地看問題。從這次普查統計數據上看,我們常住人口總量是下降的,這說明寶雞吸納勞動力的能力還要進一步提升。那么,面向未來,寶雞又該如何發揮自身優勢,在人口領域“吸粉”呢?

  “從未來經濟社會發展來看,寶雞需要大力發展實體經濟,積極促進人口流入!睂氹u文理學院經濟管理學院院長劉輝教授認為,寶雞市國有大中型企業比較多,具有雄厚的裝備制造業基礎,F在需要深化改革,增強企業活力,加快產業升級,適應市場需求。圍繞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做大做強先進結構材料、汽車及零部件、優勢裝備制造、特色食品四大優勢產業集群,培育發展航空航天、新能源、電子信息、機器人、生物醫藥與健康設備五大新興產業集群,通過創新引領產業發展,數字化賦能制造業轉型升級,聚焦產業鏈打造,在打造陜西省高端制造業基地和全國裝備制造業名城基礎上,努力將寶雞建成全國先進制造業中心,實現制造業高質量發展。

  劉輝同時認為,相較于西安,寶雞在人口領域“吸粉”,有勞動力成本低,技術工人、藍領資源豐富,地價和房價也比較低等優勢。寶雞需要在招商引資等領域,重點發展實體性制造業,如此一來,就能和西安形成合理分工,優勢互補,從而對人口更具吸引力。

  面向未來,寶雞發展的“路線圖”已經繪就!耙凰奈迨睉鹇裕ā耙弧笔强傮w目標,即圍繞建設關中平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把寶雞打造成關中平原城市群的一個重要增長極,持續提升經濟競爭力、科技創新力、區域輻射力、文化影響力、環境吸引力;“四”是戰略定位,加快建設“一帶一路”上的國際化城市、裝備制造業名城、彰顯華夏文明的歷史文化名城、宜居宜業美麗幸福城市;“五”是主要路徑,持續提升產業聚集、物流樞紐、人文凝聚、對外開放、綜合服務五大功能;“十”是具體任務,全力建設十個區域中心)正在成為寶雞舉市一致為之奮進的目標。今天,寶雞這座西部明珠城市,正在各個方面呈現出高質量發展的強勁勢頭,未來的寶雞,注定在城市的經濟硬實力與環境軟實力等方面“吸粉”無數。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的“大點名”,給寶雞帶來了一系列全新的數據,其反映出的深層次含義,也為寶雞帶來了新的挑戰和機遇。面向未來,寶雞信心滿滿,正在以高度的使命感亮出自己的答案——大國點名,寶雞能行!



0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文熱點